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1-11-22  浏览刺次数:


  时钟倒转20年,千禧年的钟声敲响,周杰伦、孙燕姿、梁静茹、萧亚轩、蔡依林等一大批优秀歌手相继出道走红。新世纪之初的华语乐坛百花齐放,千禧一代歌手站上舞台,开启了属于他们的时代。

  而20年后,当年的乐坛新星已成中流砥柱,成为一代人的青春记忆,却也逐渐离开舞台中央。此时,周杰伦已五年未出新专辑,只发布了《等你下课》《说好不哭》和《Mojito》等5首单曲。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00后一代正在逐渐崭露头角走入公众视野,似乎预示着新旧时代的又一次交替。

  欧美乐坛中,Billie Eilish在19岁即包揽格莱美年度四大通类奖项,Olivia Rodrigo首支单曲《Drivers license》发行一周打破全球范围流媒播放纪录。 国内也不乏逐渐崭露头角的00后音乐人,蒋先贵、王源、张钰琪、周震南、刘思鉴、徐秉龙、陈雪凝等一大批新生代音乐人蓄势待发,逐渐获得市场与口碑的双重认可,走向主流乐坛中心地带。

  据《2020中国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显示,95后00后音乐人占比71%,逐渐成为国内音乐人绝对主力。尤其在国风、说唱、电子等更加年轻化的音乐领域,他们所展示出的潜力更是不可小觑。

  数字化时代的到来打破了唱片公司的传统权威,各大流媒体平台成为音乐内容与用户之间的连接中枢,传统音乐行业从创作、发行到宣发的产业链条被无限重构。

  尤其直播、短视频等新媒介渠道的崛起,进一步导致音乐发布平台不断泛化。不只是音乐平台,抖音、快手、微博、微信、小红书,任何渠道都能够成为音乐被传播、被扩散、被听见、被记忆的场域。

  作为“网络原住民”的00后一代音乐人,天生就更适应这样复杂多元的媒体环境。他们更善于通过网络渠道传播自己,利用节点化传播的社交媒体平台来积聚人气。

  回看近几年的00后乐坛新星,许多都是兴起于直播、短视频平台。陈雪凝的《绿色》和《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连续在抖音、快手和各个音乐平台走红,徐秉龙的《白羊》也在互联网空间卷起旋风之势,不少00后音乐人的原创作品在抖音上被使用人次超过百万。

  而在近日收官的B站自制综艺《我的音乐你听吗》衍生节目里出现的UP主Vicky宣宣,则更是新一代00后音乐人从零粉丝基础到爆红网络的线岁的初中生没有资本加持,靠自己写歌、拍视频,最火的一首英文原创歌曲《She》,截至目前B站播放量已达1566.3万。

  值得一提的是,Vicky宣宣的视频化表达也颇为有趣。视频里的各种细节:呼哧带喘跑回家、扔掉数学课本、戏剧化定格等一些小设计使得其形象更加立体鲜明。视频传达出的不只是歌曲,更有创作背后的故事,以及清晰生动的音乐人格。

  相较于千禧一代,00后音乐人明显更善于在镜头前表达自我,在赛博空间更加活跃和游刃有余。不同于传统唱片公司发掘新人的老路,只要有才华,初出茅庐的音乐新人就有可能利用自己的社交账号完成最初的粉丝积累。

  过去十年间,音乐本身似乎已越来越与流派无关,这一点在00后音乐人身上愈加明显。

  尽管千禧一代歌手就已经尝试在不同音乐流派之间来回穿梭,但基本仍属于某种流派类别之中。而00后一代更加向往独立自主,渴望从自我意识出发进行表达和思考,这使得他们不愿拘泥于任意一种固定音乐流派,而更注重音乐的氛围与思想。

  同时,00后音乐人本身就是在更自由跳跃的音乐流派环境中长大,流媒体的音乐组织方式与传统专辑式概念大相径庭,以网易云音乐、为首的国内主流音乐流媒体平台,往往以场景化、氛围化的形式来进行歌单推荐。

  摩登天空旗下首位00后音乐人吴栩维就彰显了新一代音乐人的自由灵魂,音乐风格在学院派、街头感和实验性之间自如游走。Billie Eilish则直接说道:“我讨厌流派的概念,我不认为应该将歌曲归类。”对于00后音乐人来说,一首歌到底是属于摇滚、民谣、说唱还是电子早已不再那么重要。

  另一个不可忽视的趋势是,00后一代不断涌现出越来越多集演唱、作词、作曲等技能于一身的全能音乐人。

  信息爆炸的互联网空间为音乐新人们提供了充足的养分和土壤,各类新兴技术与音乐制作工具的低门槛性,使得做音乐不再只是业内人士的专属。仅就满足泛创作需求的平台而言,不仅有主打弹唱的唱鸭,还有唱吧推出的猫爪弹唱等等。随着音乐工业力的下沉,从作词、作曲到编曲、制作,甚至到后续的发行、宣发,全行业的门槛在肉眼可见地降低。

  “选秀教母”龙丹妮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明显地感受到00后一代的力量,“他们这一代已经明显跟90后80后拉开了一个巨大层次。10年前或5年前,我遇到的选手跟现在00后年纪差不多时,他们是没有00后这样的思考力的。”

  今年播出的《中国好声音》第十季中,诸多选手选择用自己的原创歌曲参赛,00后歌手王靖雯就曾发布过《不知所措》《善变》《沦陷》等自作单曲,《善变》更是发行不到一个月,就席卷各大音乐平台榜单。此外,今年的B站《我的音乐你听吗》、爱奇艺《少年说唱企划》中均出现不少唱作型00后音乐人的身影。

  不可否认,华语乐坛中的一直存在一定的分工,一大批专业词曲作者或编曲、制作人撑起了华语乐坛半边天,所谓只会唱歌不会创作的歌手也不在少数,甚至有一些人仍然走到了金字塔顶端。

  但无疑,对于00后而言,能够自己创作才能够更好地自我表达,他们不愿意“讲别人的话”,也正是创作帮助他们早日实现自我对话与自我独立思考。

  成长于流媒体黄金时代的00后音乐人与千禧一代在迥异的环境中长大,也生发出新一代音乐人的独有特征。然而,对于如今的00后而言,成为一个音乐人愈发容易,成为一个好的音乐人却愈发不易。

  互联网与流媒体的扁平化生态给不知名的新人提供了出圈的机会,但流量是机会也是危机。

  过早的曝光与商业化极易使得不少00后音乐人一下子闯入资本世界,尤其国内的音乐市场较为特殊。虽然音乐专辑、演唱会、Fans Meeting 是音乐偶像市场的立足点,但往往难以带来收入,真正的收入都是来自广告、综艺、代言等商业渠道。

  有乐评人对15岁“天才少女”Vicky宣宣的走红表示,尽管15岁原创颇见天赋,但最好可以晚出网络几年,进修沉淀,或许将来才会不只限于一个少年网红。

  另一方面,如今华语乐坛中的00后新人,出道即被关注的并不多见,许多人得到了大众的认可,但并无足够的专业认可度。经常被业内诟病的是,火起来的歌不见得是好歌,所谓“转基因民谣”、“音乐裁缝”不在少数。都说出名要趁早,但更受欢迎的 00后音乐人也许只是更谙互联网时代的传播之道。

  本质而言,虽然互联网已成为音乐推广的重要场域,但唱片公司的造星体系不见得就成为了明日黄花。欧美乐坛近年来新人辈出,但传统唱片公司从未缺席,其在艺人包装和全球化推广中的作用仍不可小觑。

  无疑,00后音乐人的崛起为华语乐坛注入了诸多新的活力,而能否再次揭开华语乐坛新纪元也许仍要打上一个问号。但无论如何,新一代入场的00后音乐人仍然值得期待,华语乐坛的未来,终究将由他们书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