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1-11-23  浏览刺次数:


  这在最初被认为是一场意外,而现在,如果再看那时的画面,人们只能感叹张波的演技。

  去年11月2日,一对姐弟高空坠亡,雪雪2岁,洋洋1岁。邻居们记得那天下午3点时,只听见砰的一声,寻声找去,只看见姐弟俩摔在了小区绿化带上。

  他们的父亲张波,在家中似是浑然不知,还是7楼的邻居高喊:“哪家的娃儿掉下来了”,他才从15楼匆匆跑下。

  当场,没有人怀疑这位父亲的伤心,有邻居高声质问、怪他没看着孩子,他就无力地坐在地上,不顾人拉扯地放声痛哭。他潦草地穿着睡衣,脚上只有一只拖鞋。

  邻居们记得,张波似乎很自责,往身旁的柱子上撞,脸上撞出来一道口子。他看起来悲痛欲绝,令人不忍心质问。

  但很快,张波的演技被戳穿了。一个月后,2020年11月11日,张波因涉嫌故意杀人,被重庆市公安局南岸区分局刑事拘留。

  张波演出的闹剧结束了,留给陈美霖难以愈合的余生。她是坠亡姐弟的母亲、张波的前妻,7月16日,陈美霖告诉南风窗记者:“我现在只想为我的两个孩子讨回公道”。

  令陈美霖无法理解的,不过是一条古训,“虎毒尚且不食子,他怎么下得去手?”

  两个孩子带给她的,曾经是无尽的快乐,现在看来甚至有些盲目。在她的抖音个人账号上,姐弟坠亡之前,她在最近发布的视频里说:“这辈子生娃的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我就想做个特别拽的、走路带风、事业有成、想买就买、谁都羡慕的美少女”。

  事发的当时,她正在开车,张波母亲打电话给她说,“娃儿从楼上摔下去了”,这句话让她没有了真实感,她甚至闯了红灯,边哭边赶往医院。

  但是一切再也来不及,姐姐雪雪已经去世。有亲历者回忆这一幕,说道:“我在医院抢救室,看到了孩子妈妈抱着小女孩,看了又看,亲了又亲,我都快要哭了。孩子外婆在外面哭得很伤心,唉,心疼”。

  弟弟洋洋住进了ICU,遍身插着粗细管子。陈美霖说,她喊着她的孩子,“我回来了,我来认你回家”,她急切地祈祷幸运眷顾,然而,洋洋最终在凌晨时去世。

  陈美霖说,她当时不停地打他、质问他,但在此时,张波没有了在人前的悲伤。事后想起来,陈美霖说,那个时候的张波表面沉默、内心里是害怕和慌张。

  虽然她没把前夫想太坏,但在当时,网络已经有质疑的声音。有网友建议她:“告他(张波)蓄意谋杀”,还有网友表示,不相信两个孩子无缘无故掉下去,一定有原因,一定要彻查。

  事发一个月后,11月4日,陈美霖还在社交媒体说:“麻烦各位不清楚情况的,不要在网上乱说、乱报道,等事情调查清楚,我会给大家一个从头到尾的事实。谢谢!”

  陈美霖想不到,她的两个可爱孩子,竟然成为前夫婚外情的牺牲品。据陈美霖提供的起诉书显示,在她与张波婚姻存续期间,张波隐瞒自己的婚姻状况,与另一女子叶诚尘开始交往。

  2020年2月,张波与陈美霖离婚。叶诚尘不接受张波与前妻的孩子,同在这个月,两人在他们的老家——重庆市长寿区见面时,开始商量杀死张波的孩子。据起诉书,两人当时就商定,采取意外高空坠落的办法,杀死雪雪和洋洋。

  起诉书还提到,张波和叶诚尘一度分手,后在2020年9月才和好。和好之后,他们仍然共谋将两个孩子杀死。

  姐弟俩的坠亡事件中,始终是张波、叶诚尘两人共谋。陈美霖告诉封面新闻,她从警方处了解到,就在张波作案的当天,张波和叶诚尘都通着视频,“(叶诚尘)割腕,血都流出来了,然后张波就吓到了,电话一丢,抱起两个娃娃,脚一抬就下去了”。

  从目前公开的信息上看,张波杀死自己的孩子,无论是作案对象、作案动机、作案手段,都是异常的恶劣,击溃了任何意义上的底线。

  作案动机方面,事实上,两个孩子的抚养权都判归了陈美霖。但在张波和叶诚尘的计划中,对两个孩子却非杀不可,这完全异于常人。

  据起诉书,陈美霖在2020年2月与张波协议离婚,约定女儿雪雪归陈美霖抚养,儿子洋洋在6岁前归张波抚养、6岁后归陈美霖抚养。

  陈美霖解释说,家中照看孩子的力量有限,没办法兼顾两个孩子。于是,双方约定,洋洋先由张波母亲照看,此后转由陈美霖抚养。

  据起诉书,双方约定,张波要支付两个孩子的抚养费共计80万,分8年分期支付。但陈美霖告诉红星新闻,直到事发时,张波仅支付了3万元。

  按照约定,张波一方还需照看洋洋4年多时间。即便是叶诚尘不愿意等这时间,张波也可以采用协商的方式。据陈美霖说,虽然洋洋是住在张波家里,但她每个周末都前往探望,相比之下,洋洋跟她在一起的时间更多,孩子也对她亲。

  然而,张波和叶诚尘两人,从最初商定的就是杀害两个孩子,企图将责任“一了百了”。

  两人先是“试手”了一次。据起诉书,2020年10月,张波和叶诚尘就商定,以买衣服的理由、将雪雪接到家中作案。但是这一次,陈美霖自始至终在场,没有作案的机会,张波只好作罢。

  到了正式作案,2020年11月1日,张波要雪雪在家中留宿,陈美霖因有事离开。不过,张波的母亲一直在现场,他仍没有找到机会。

  在众多的选择中,张波选择了毫不必要、且灭绝人伦的做法,在作案时刻他的内心想法是什么,目前无从探究。

  至少在陈美霖面前,他的伪装成功了。很难说是他的演技精湛,还是“当局者迷”的规律作祟,陈美霖回忆起来,曾经的张波是“人很聪明,上进心强”的样子。

  2017年上半年,通过朋友的组局,两个人开始接触。此后,张波展开对陈美霖的猛烈追求,张波人比较瘦,善于捯饬自己,身高有一米八。追求期间,张波对陈美霖温柔贴心,让她接受了这段关系。

  此前陈美霖意外怀孕,在犹豫的时候,张波告诉她,不管她要不要这个孩子,他都尊重陈美霖。如果选择留下孩子,他就和陈美霖结婚。

  旁人却不看好这段关系。张波出身重庆区县的农村,小学文化,当时是在一家小贷公司上班。据红星新闻报道,陈美霖的父亲说,张波在婚前一天提出想开公司。婚后,张波自称办不了信用卡,就用陈美霖的信用卡做投资。

  有了应酬后,张波开始夜夜晚归,做事很不务实。张波原生家庭并不富裕,但他却对陈美霖说,过生日时想要古驰皮带。陈美霖向母亲借了3000元,给他买了。

  这时是离婚前不久,张波给出的理由是,“你要的是平平淡淡的生活,而我要的是大富大贵,你和我不是一路人。”

  在陈美霖拍下的自述视频中,她哽咽回忆着这段往事,她没有对张波死心,为了挽回他,甚至对他下跪了3次。张波终于将伪装撕裂,出言不逊地说:“赶紧离婚,我现在多跟你待一秒都感到恶心”。

  事实上,在这段婚姻的后期,张波已经和叶诚尘恋爱,他还将微信主页设置成了第三者的照片。对陈美霖来说,张波曾经的温柔贴心,转眼就成了一场幻觉。

  姐弟坠亡事件过去了8个月时间,陈美霖告诉南风窗记者,在最开始,她总感到孩子并没有离开,她还常常梦见他们。经过了大半年,现在的她决定面对事实,首先要做的,是在法庭上给孩子们讨个公道。

  她的确很努力,在抖音的个人账号上,她开始发一些自励的视频,重新化好妆容、打扮精致,不再重复地展露悲伤。6月19日,她上传了一桌丰盛的美食,配文是说:“今日的开心,妈妈想与你们分享。我的两个天使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