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1-11-26  浏览刺次数:


  这个赛季,金贵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有网友制作了一张图来反映金贵遇到的舆论压力

  理解,感谢,期待,没有谁比我更希望申花好。不管现在还是以后,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我都会竭尽可能地去帮助申花这支球队。只要申花好,什么都可以的!一切从申花俱乐部和这支球队的利益出发,希望申花能更好!

  上个周末,吴金贵终于抽出两天时间去了一趟杭州,看望了一下那里的亲戚和朋友。虽然早就约好了“联赛结束碰碰头”,但是因为忙着包括准备冬训在内的各种事情,一直没空,而这一拖就是将近一个月。毕竟作为申花主教练,接下来不管是在上海的集训,还是去西班牙的拉练,球队的大事小情都需要他去操心。

  而此时,关于申花新赛季选帅的传闻,各种候选名单随着网络的传播,正在不断发酵扩散,“吴金贵下课”也成了记者与他这次对话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

  今年4月份,在前任俱乐部常务副总周军确定去大连一方之后,吴晓晖便告诉吴金贵,从今以后,他们两个将会成为外界火力攻击的“靶子”:“以前球迷都是骂周军和我,现在只能骂咱们两个了,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此前三次“救火”执教申花,包括去年接替波耶特再次出任申花主帅,吴金贵都不辱使命完成了任务,即便是在2008赛季中期那次“被下课”,也并没有降低他在球迷心目中的影响力和地位,只是这一个赛季,从亚冠小组赛出局开始,足协杯首战被乙级球队淘汰,中超一度跌到了降级区的边缘,“吴金贵下课”也成了申花球迷怒球队不争的“出气筒”,时不时地在虹口足球场的上空响起。

  吴金贵:怎么说呢?总的来讲还是挺平静的吧。我一直都说,球迷是申花这支球队最宝贵的财富,是推动我们前进的动力,也许他们有情绪过激的时候,但那只是他们表达诉求的一种方式,说到底还是希望球队能够不断地赢球,拿冠军,变得越来越强,不管恒大还是上港,都希望申花能战胜他们,超越他们,这很正常。如果我也是站在球迷的立场和角度,我也会这样要求球队的。

  吴金贵:是啊,每个人都有权利表达自己的想法和诉求。打个比方,看世界杯比赛的时候,德国队输了球,可能每个喜欢这支球队的都会骂人,觉得他们踢得太臭了,但是作为教练,我们更多地会从技战术打法、球员发挥以及比赛过程中的调整去分析。同样一场比赛,每个人看到的东西可能是不一样的,更何况对教练来讲,你是这场比赛的指挥官,是责任人,球迷不满意,被骂被喊下课都很正常。

  东方体育:算上这个赛季,这是你第四次执教申花这支球队,但今年被球迷喊下课是最多的一次吧。

  吴金贵:应该说压力一次比一次大吧,申花队自身以及对手的情况都不一样,球迷的眼界和诉求也在提高,不过从球队发展的角度来讲,喊我这个主教练下课没问题,但是对于申花的年轻球员,大家还是要多给他们一些时间和耐心。今年下半赛季,朱辰杰在联赛中打上了主力,表现也还不错,大家也都看到了这名球员身上的潜质,很多人都希望他将来能成为范志毅、李玮峰或者杜威那样的中卫,我们也一直鼓励他朝着这样一个方向去努力,但同时也必须看到,现在的中超比起当年的甲A联赛甚至十年前的中超,无论是攻防转换的节奏,还是队员在比赛中的对抗强度都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而且朱辰杰现在要面对的,是胡尔克、塔利斯卡和保利尼奥、奥斯卡这些世界一流的球星,在得到了更好锻炼的同时,我们要正视中外球员之间的差距,允许他们在成长的过程当中犯错,而不是出现失误之后一棍子打死,如果因为害怕出错总是选择最保险的处理球方式,连动作都不敢做的话,未来他们很有可能无法承担起更大的责任来。我相信,只要给朱辰杰、蒋圣龙和刘若钒、周俊辰这些年轻球员更好的引导和机会,他们和申花队的未来,都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2016年,作为绿地申花俱乐部的技术总监,吴金贵和他的技术团队负责申花一线队的各项数据收集和分析工作,每场比赛,甚至申花队的日常训练,他都会将球员的各项信息分门别类地整理好,然后交给当时的教练组进行参考。虽然当时做的只是幕后工作,而且最后被教练组利用采纳了多少也很少会有反馈,但是在吴金贵看来,只要是能给申花队带来帮助的,那就值得去做。

  所以,吴金贵才会说,只要申花好,什么都可以,“一切从申花队的利益出发!”

  吴金贵:是的,所以在这之前,我还是这支球队的主教练,包括球队接下来的集训和备战也都会按照计划执行;在这个位置上一天,我就要尽到一天的职责,把申花这支球队带好,至于合同到期之后,对双方而言都可以重新选择,不管最后是什么结果,我都可以接受。

  吴金贵:说到这个问题,我其实最想说的,就是感谢吴晓晖董事长一直以来对我工作的支持。去年联赛后半段接手申花队的时候,吴总就跟我说,你放手去做,不管最后是什么结果,责任和压力都由我这个董事长来扛,你不要受外界的任何影响。应该说正是在这样一种上下齐心、三军用命的情况下,我们在足协杯决赛中顶住了压力,战胜了上港队,完成了夺冠这个被看作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今年因为多线作战,受伤病等各种意外因素的影响,形势一度非常严峻,但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吴总依然给了我非常大的支持,对教练员来讲,这样的信任是非常可贵的,也是我们在最后阶段能够克服各种困难走出低谷的关键。至于你说的问题,其实平时我们也会进行交流,因为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为了申花这支球队今后的发展,都希望申花队越来越好,所以无论什么问题都可以摊开来讲,更何况对任何一支球队来讲,要想不断发展,不管教练还是队员,都需要补充新鲜血液,都需要新的能量来推动前进。同样是做教练,不管是执教思路还是临场指挥的经验,我跟2002年时肯定不一样,甚至今年跟去年也会有一些方面的调整,因为教练同样也是一个需要不断学习和提高的过程。如果俱乐部希望换一种带队思路和风格,或者我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再给这支球队带来帮助了,大家都有重新选择的权利,而且这种选择本来就是双向的。

  吴金贵:在你已经知道结果的情况下,不可能再回头去弥补之前犯下的错误,否则足球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因为这项运动本来就是比谁能把失误控制在最小范围之内,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再去抓对手的错误。真要说遗憾的话,我觉得足协杯算是一个吧,还有联赛中的几场比赛,不是说不能输,只是输球的方式让人难以接受。其实对球队和球员来讲,输球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输在哪里,或者就算是输在那里,下次还是会在同一个地方摔跤,这样你就不可能进步。

  吴金贵:我说了,这是一个双向选择的问题,当然从我个人来讲,就像你们之前在申花25周年特刊专题里说的那样,作为教练,我是在申花这个平台上成长成熟起来的,前面二十几年的时间里,“申花”这两个字也始终贯穿着我的人生,没有谁比我更希望申花好。不管现在还是以后,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我都会竭尽可能地去帮助申花这支球队。只要申花好,什么都可以的!一切从申花俱乐部和这支球队的利益出发,希望申花能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