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1-11-25  浏览刺次数:


  吴金贵匆匆调离,在他与申花草签工作合同后的第三天,在他从澳大利亚风光度假回来后的一个星期,在俱乐部刚刚更换董事长后不久。他的突然离开与这些巧合有着怎样的联系?哈恩怎么就偏巧看中了这位刚刚率队夺得了冠军的主教练?吴金贵上调国家队担任助理教练,是申花主使,还是顺水推舟?

  申花主帅吴金贵突然上调国足担任助理教练一事引发的一连串疑问,恐怕在很长时间里都会在人们心头挥之不去。关于吴金贵突然调离的缘由,版本有很多。这一震惊中国足坛的人事变动官方说法是哈恩看中了吴金贵,希望国家队里能多这样一位会说德语的助手,通过他加强自己与队员、

  早在徐根宝下课之时,董事局就有人反对让当时担任助理教练的吴金贵接手。之后的合作也难称愉快,俱乐部与吴金贵的矛盾早已成为公开的秘密。2002赛季的最后几场比赛,吴金贵曾对记者抱怨,俱乐部在关键时刻不能给予球队必要的支持,致使申花在关键比赛中失利,名次落后于上海中远,仅列第12名。吴金贵在球迷中声望很高,与媒体的关系也一直比较友好,所以舆论对他留任申花主帅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仅凭这些,吴金贵还不足以留任。就当他以为大局已定,准备举家去澳大利亚度假的前一天晚上,忽然接到一个电话,“你还有心情度假?”吴金贵从这一句话中充分认清了形势。据说,他第二天便通过关系找到了上海市一位主要领导,正是这位领导的公开表态,吴金贵2003赛季继续担任申花队主帅的事宜才算敲定下来。

  虽然留下来了,可吴金贵与俱乐部之间的矛盾并未因此化解。2003赛季夺冠那天,这种矛盾更加赤裸裸地展现在公众面前:一边是主教练和队员兴奋地欢庆胜利,一边是俱乐部官员一个都未到场,楼世芳拍着自己的脸说:“听人家骂冠军水货,我真恨不得挖条地缝钻下去。”夺冠之后,申花俱乐部既没有举行任何庆祝活动,也没有发一分钱冠军奖金。当时吴金贵下课的传言又起,直到他得了“最佳教练奖”,俱乐部这才决定与他继续签协议。于是,自认为又逃过一劫的吴金贵再次动起了举家去澳大利亚旅行的念头,并且这次真的去玩了一个星期。可他回到上海还不到3天,就发现国家队助理教练的一纸调令已经在等着他了,而且,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

  匆匆进京,吴金贵随身只带了一个黑色皮包,“衣服都是国家队提供的,也确实没什么要带的东西。”但他的手机里还装着几十条短信,大都是球迷发来的祝福,希望他这个冠军教练、最佳教练一路走好,还有就是“你快回来”。

  进京的前一晚,也就是俱乐部和中国足协正式通知吴金贵调任国家队助理教练的几个小时之后,蓝魔摆了两桌酒给他饯行,饭桌上说了不少感人的话,不少蓝魔球迷都哭了。会长徐峰说:“吴金贵最尊重球迷,每场比赛结束不管赢了输了,他都会带队员到球迷这边来致谢。他的心里真的装着球迷。”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吴金贵说家里还有事情要交代,先行告退了。原本是蓝魔请吴金贵吃饭,临走,吴金贵埋了单。第二天,球迷打电话说要到机场给他送行,被吴金贵婉言拒绝了:“时间太紧,你们还是不要来了。”他直接到机场取了12点55分飞北京的票,跟申花副总经理眭建华匆匆会了一面,就登机进京受职去了。

  说到球迷的这份情谊,吴金贵声音里都透着感动:“真没想到一次普通的调动能引起外界那么大的反响。这两天我接到很多球迷的电话,有的是要挽留我,有的是祝我在国家队能取得更大的成功。他们的支持很让我感动,在此也请媒体代我谢谢他们。”本版撰稿特约记者星晴

  在北京飞往海口的飞机上,吴金贵要了份饺子:“饺子就酒,越喝越有。”虽然没要啤酒,饺子也不怎么香,但吴金贵还是借着饺子寄托了一个愿望:早点回家。到海南后,吴金贵还在用他在上海的CDMA手机,尽管儿子已经教育过他:“爸爸,手机费很贵的。”但现在,能将他和上海、和家连在一起的,几乎就只有这个手机号了。

  离开申花,离开了上海的家,吴金贵仍然享受着申花俱乐部100万元人民币的年薪,此外,俱乐部还保证他每月与家人有一次团聚的机会,这是吴金贵争取的结果。吴金贵的太太薛安琪是浙江大学化学系的老师,吴金贵当时是浙大的体育老师,他追求薛安琪的故事,连儿子吴凯文都能说出个一二来。

  其实,第一次看见吴金贵的时候,薛安琪已经对这个不拘一格的体育老师产生了兴趣。“那天是在食堂,他穿了一件紫红色的风衣,那时候浙江大学这种理工科的大学哪有人穿那么鲜艳的衣服啊,所以他一来就特别惹眼。”彻底征服薛安琪的还是吴金贵的大胆和幽默,“他要我去他寝室玩,第一次我带了室友,第二次我自己去的,他那边正好也一个人。进门的时候,他突然亲了我一下,在80年代这基本上可以算耍流氓了。我觉得他跟浙大的其他同事不一样。”

  吴金贵与薛安琪的爱情故事中,最经典的还是他勇擒歹徒的那一段。当时两人刚结婚,蜜月旅行游泰山,在泰山脚下坐车去济南。车开了一段,上来一个人,正坐在最后一排薛安琪的旁边。吴金贵看他穿着军大衣,手死死地抱着一个军书包,神色紧张形迹可疑,便用上海话在妻子耳边悄悄说:“你边上这个人不大对头,咱们换个位置,一有情况你就跳窗户跑。”薛安琪还怪他神经病。吴金贵又说:“看他的包,里面可能有炸弹。”路越来越堵,前面好像有人盘查,边上的男子紧盯着车门,警察一上车,他便着急地站起身想跑,早就作好了准备的吴金贵一把摁住他,夺下了军书包。后经检查,包里真有炸弹,而这个可疑男子就是警方追捕的越狱犯。

  这件事之后,薛安琪更加相信吴金贵的判断力了,也更相信自己选择的是一位靠得住的丈夫。吴金贵不仅是有品位、有情趣,喜欢陪太太逛商店买衣服的新好男人,更是勇敢沉稳,能带给女人安全感的大男人。1997年,薛安琪跟着吴金贵回到了上海,直到这次吴金贵调任国家队助理教练,两个人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分开过。平时吴金贵在家,晚上总要检查门窗关好没有,一旦门外有什么异动,他会让妻子、儿子呆在楼上,自己握着根棍子下楼去看个究竟。而现在,他只能通过电话来嘱咐他们,传递思念。

  说到吴金贵的儿子,关于这个5岁的小家伙已经有了很多段子,其中最著名的一条,发生在他上调国家队之后。当晚,记者去吴金贵家采访,面对“你跟俱乐部的矛盾是否导致了你的调离”等尴尬问题,吴金贵情绪很低,倒是儿子吴凯文非常兴奋,在家里大叫:“吴金贵,下课!”这句在家里常常能够听到的话,当时在吴金贵听来却哭笑不得。一向轻声细语的他少有地板起面孔跟儿子说:“吴凯文,上楼去!”